赛车

只能意会

2019-12-04 16:41: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哈哈哈——”。

麻老爷子麻爷麻仕夫,仅仅到县城去溜达了三两天,这就突然喜笑颜开容光焕发起来啦?!

“看来,要挽救咱们中国的足球事业,还得等待咱宁宁长大成人喽,哈哈哈。”,麻仕夫解下围裙,提起菜篮子经过客厅,笑眯眯的瞧着外孙女说。

“姥爷,您的麻辣调料可没了哟,”,外孙女毛宁的眼睛,一直追着屏幕上的足球跑,“还不去置办置办?中午咱们的‘水煮牛肉片’咋整”?

“就去,就去。”,看着外孙女目不转睛的样子,姥爷无不感慨的说,“就凭咱宁宁这球迷的铁杆程度,还用得着像你们英语老师那样,动不动就‘鼓捣毛宁踢球’?还非要到‘阴沟里去踢球’不可?哈哈哈,走喽!买花椒去喽”。

小镇人都知道,麻仕夫师傅退休之前,是在本小镇完全小学做服务工作,准确的说:是跟这里的锅碗瓢盆打了半辈子交道,一直干到麻老爷子麻爷的份儿上,也未曾离开过一步。这一次真要诀别了,一开始麻老爷子的心里,的确没招没落的,除了见天一家子的一日三餐时,还能显现麻爷的火辣辣之外,剩余的时间就关在家里长吁短叹了:“妈哟,就凭咱麻爷的身胚子,咱这技术,咱在圈儿里的人缘儿,至少再干它个三、五年,绝对不成问题吧。妈哟,狗日的新校长咋也有个会炒菜的亲戚呢?还嘴上无毛的愣头青。哼!”。

事情出现转机的功劳,应该记到他外孙女宁宁的头上——

“姥爷,别闹心啦!啊,”,宁宁笑着劝慰道,“就凭咱姥爷的烹调技术,到哪儿不吃香”?

“老喽,老喽,”,姥爷唉声叹气的说,“你姥爷老喽,没用喽”。

“谁说的?机会就在眼前”,外孙女神神秘秘的把姥爷推坐到沙发上去看电视,“看看,这可不是足球赛哈”。

“噫!”,姥爷顺眼瞟瞟屏幕,“县电视台还搞这些”?

“咋样,姥爷,有兴趣不?”,外孙女嘻嘻一笑,“‘汇生活’烹调大赛,首届”。

“反正闲得无聊,”,姥爷的眼睛开始活泛起来,“明天咱就进城”。

“好好好,”,心疼姥爷的外孙女连击几掌,“咱给姥爷报名喽”!

“嘟嘟嘟——”。

外孙女随即拨通了县电视台的电话……

三天以后,麻老爷子麻爷凯旋归来,退休时的那点郁闷心情,一扫而光,哈哈哈的爽朗笑声,更加中气十足。

县城最大的餐饮业——“猕仙子宾馆餐饮部”,当场与他签约,还要他最好马上上班。至于报酬问题,麻爷对外孙女都保密,说还没拿到手的钱,还不如餐巾纸管用。不过,从他满脸的凸凸凹凹,似乎都在放射着油红油红的光亮。不难看出,反正比完小给的多了去了。

三天以后,麻老爷子麻爷声誉鹊起,名头儿火速蹿红。

“哈哈哈哈,咱麻仕夫也是城里人了”,麻爷有些趾高气扬的在心里说。

“麻爷捡金子了?”,麻爷特意绕道碰上的第一个完小老教师问他,“干嘛呢”?

“咱还捡啥金子哟,”麻爷敞开嗓子,眼睛朝校长室方向瞟去,“这不出差了吗?也没啥大事儿,就为咱宾馆置办些调料”。

“哦,还是麻爷懂得起,要说这调料,桂圆八角之类的大料,也许咱们这里是排不上号的,但是,要说起这‘大青袍花椒’,那就是绝对的上上之品呐,明清时期给皇宫的贡品呐。那个香啊,啧啧啧,那个地道的‘这个’啊,啧啧啧。”,老教师这样摆谈着,似乎哈喇子都给勾引出来了。

“所以嘛,咱还得到回来置办不是?”,麻爷经验十足的说,“以后用完了,我还要回小镇来采购,出差嘛。回见回见,我得上市场了”。

“哈哈哈,是麻爷啊,老远就看见您了,”,主营‘大青袍’青花椒的小贩麻晓备,满脸都是生意人又遇熟客的灿烂。

“小麻呀,”,麻爷一副疑似上级领导模样,“你现在的这些花椒,味道还这个不这个”?

“麻老爷子哎,”,小麻拍拍胸口,大包大揽的说,“我的这些花椒,味道究竟这个不这个,麻爷您肯定知道呀,绝对正宗的这个”。

“这我相信,你的这个,的确很这个,”,麻爷抓一把‘大青袍’,专心入味的嗅嗅,末了,还随意的抽查几粒扔进嘴里,在后牙槽子里巴嘎巴嘎磨了磨,“你只要始终保证这么这个,到时候就可以大批量的送这个进城”。

“那感情好啊,麻爷,该咋办我懂得起。”,小麻对麻爷闪闪眼,“晚上麻爷不走嘛,咱爷俩好久都没涮几筷子了,这样,晚上我做东”。

“明天宾馆来车接,你先把这个装上两百斤,其它的事儿咱们晚上再……”,麻爷貌似神秘的半掩着嘴嘀咕道。

“站住!”,正当麻爷转身欲去的时候,一声炸雷般的声音,在身边炸响,把堂堂的麻爷震得麻簌簌的,“你们在搞啥黑市交易”?

“啥黑市交易哟,”,听对方说这话,一股‘心中无冷病,哪怕吃西瓜’的豪迈之气,麻爷立时如醐醍灌顶,当然就正气凌然的说,“就多买点花椒,咋,犯法?!还‘黑市交易’”?

“少来这一套,你以为我年轻就可以随便忽悠吗?”,这位年轻的城管臂章,藐视着麻爷和小麻,“要证据吗?我录音了”。

“啥证据哟,”,麻爷的脑子真的有点乱麻一团了,“拿出来拿出来,把你的证据拿出来,我就不信了,一点花椒还证据,咱买的又不是抢的”。

“你的这个,这个不这个……”,一阵‘这个这个’的商讨声,从城管的手机里传出。

“是我们的声音,又咋啦?还录音?”,麻爷和小麻愤愤不平的说。

“还狡辩?走走走,到城管队去交代问题”,城管臂章不由分说,提起小麻的电子称就要走,顺便抬脚一蹬,把一大缸臭豆腐,踢得碎片横飞了。

“老子又没犯法,你凭啥?!”,小麻死死拽着自己的称。

“还不老实,我问你,”,城管臂章看看又赶来的几个同类,貌似义正词严的审问道,“你们要是正经生意,为什么‘这个这个’的含糊其辞?不是黑话是啥”?

“哈哈哈哈,还接头暗号呢”,麻爷今天的心超爽,到现在才弄清了事情的原委,还笑得弯腰塌背的,尤其是看清楚了该城管的脸面,跟自己和小麻一个摸样,笑到歇口气再接着破解谜团:“娃娃,我们这个‘这个’,和你大有关系呢”!

“胡说,老子刚参加工作,秉公执法是我的目标和追求”,该城管臂章理直气壮的说。

“难怪眼生,”,麻爷语重心长的说,“娃娃,你说花椒的味道是啥”?

“麻呗。”,该城管臂章脱口而出,还不屑一顾的说,“咋,这也是你们黑市交易的理由”?

“娃娃,不是本地人吧。”,麻爷漫不经心的问。

“不是,咋!想欺负我是外地人?”,该城管臂章轻蔑的说,“谅你不敢,我表姨的舅姑的大侄孙,是县里的城管小队长。哼!”

“哦,原来如此,说话有忌讳都不懂。娃娃,摸摸你自己的脸吧,像你妈个啥东西?”,麻爷拍拍他的脸,“该赔钱就赶紧‘毛狗子(狐狸)叫唤——掏掏掏’吧。起不起诉你娃,就看你麻爷们的心情了”。

“嘁!哈哈哈哈——”。

轻蔑的笑声,在菜市场之一角,久久的回荡……

共 26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骥伏枥的麻爷在退休后的郁闷中受外孙女的鼓励参加厨师大赛一举成名,市宾馆当场与麻爷签约,在回乡采办调料与卖麻椒的麻小备用行话谈生意,却被外地来的新城管当作黑市交易,不懂当地风俗,不通当地语言随便定罪的官僚主义在这样的小城管身上竟然也如此明显,有些能意会的话又何须言传。【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1-10-15 19:54:41 每个地方的风俗各有不同,每个地方的方言也各有特色,文中那不懂意会的小专管便因此而出了笑话。无知得可笑。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1-10-18 07:20:5 十分欣赏您的文笔,《江南文苑网》欢迎您! 是纯文学网站,并配有音画,每日更新,覆盖全国和部份国家。请朋友欣赏、借签、阅读更多优美的文章;欢迎您投稿!谢谢您来指导!

北京丰台广济医院牛江红
贵州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淮安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