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骄婿 第二百五十三章 求见

2019-12-04 09:2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骄婿 第二百五十三章 求见

萧错目光盯着趴在榻上的傅萦,她只穿着兜衣和绸裤,背脊如初凝的新雪,却在肩甲上多了一道三寸长的细长伤痕,已经红肿,手臂、肩头,背部和腰部上都有或大或小的淤青。她本就生的肤白,这些伤痕在寻常人身上还不觉怎样,在她身上就显得触目惊心的。

萧错快步到近前,接过珍玉手中的跌打酒,双手搓热了倒了一些跌打酒在掌中,拿捏着了力道搓揉她髋部是淤青。

“你觉得怎么样?”萧错声音低哑,见傅萦这般就已心疼的无以复加,原本玉人似的,这会子却闹出满身的伤痕,且她才刚坐了小月子。

傅萦笑道:“还好吧,不是很疼,嗯,如果你手上轻点的话其实已经不疼了。”

“小笨蛋,不擦跌打酒瘀伤怎么会好?”

“那就慢些好好了,阿错。”傅萦翻了个身,向萧错张开双臂。

萧错忙将她搂在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大手顺着她的长发,不经意碰触到背部光滑的肌肤,却也提不起其他的心思。

“都是我不好,害你又受苦了。”

“难道刺客是你派来的?”

萧错一愣,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噗嗤一笑道:“你傻丫头,怎么这会子还这样能想得开。”

“我又没怎样,有什么想不开的?”傅萦享受的靠着萧错的肩头,脸在他光滑的衣料上蹭了蹭,“你不要想太多,也不必觉得对我如何的亏欠,那样就太拿我当外人了。”

她若抱怨两句,萧错心中或许还能好受一些。可她根本没事人一样。

萧错又是怜惜又是愧疚又是心疼,心情太复杂,反而不知该说什么,只是默默地为她擦药酒,在伤口上涂了止痛的外伤药,最后亲手为她穿好寝衣。

“睡吧。我在这里陪你。”萧错放下帐子,侧身躺在拔步床外侧,将纱被为她盖上。

傅萦摇头:“虽然很累,但有些睡不着。总觉得今晚的事情还没完呢。此番在皇城中出了这么大的事,皇上为了平悠悠之口,必定会追究的。”

“你呀,自个儿三灾八难的身子还没好,又有心思去操心外头的事?有我在呢。怎么也还轮不到你劳心费力的。”萧错极不愿将她也牵扯到那些烦心事中。

傅萦叹道:“你别将我想的太不经事了,而且就算你想将我当做宝贝一样锁起来,但我已身在局中了啊。有些情况我知道还是比不知道的好。起码遇事不会傻傻的两眼一抹黑。”

“罢了。”萧错叹息,一句“身在局中”说服了他,“待会儿你就好生安睡,我方才与皇兄说了,请他务必要给我一个说法,毕竟在他眼皮子底下还发生这种事我觉得很跌体面。皇兄也答应了。京都城的防卫是五城兵马司负责,如今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皇兄必然会问责。恐怕中军指挥向怀义定会受皇兄的处罚。”

傅萦点了点头。其实那位向大人也是无辜躺枪。

“那你预备怎么办呢?咱们明日还照常启程吗?”

“你都受伤了,咱们怎么也要养好了再走。”

傅萦便颔首道:“也好,我倒是不打紧,主要是娘和外祖母都受了点伤,现在急匆匆的去,我担心他们身子承受不住。”

萧错道:“睡吧,我会找最好的太医,一定会治好他们的伤势,此番也是拖累他们无辜受罪,明儿一早再去给岳母和外祖母赔罪。”

“都是自家人。做什么要说这种外道的话。”傅萦嗔怪,言语中已听得出倦意。

萧错笑着顺了顺她的长发:“睡吧,我守着你。”

傅萦长睫忽闪着看他,眸光盈盈水蒙蒙的。让人禁不住心生怜惜。

萧错禁不住在她额头落下一吻,自己却是睡意全无,只守在她身边。

此时的皇宫之中,顾韵与五城兵马司中军指挥向怀义正跪在皇帝面前,已足足跪了一炷香的时间。皇帝一直坐在黑漆桐木的书案之后沉思,殿内灯光昏暗。将皇帝的面目勾勒出明暗轮廓,显得有些阴森。而顾韵与向怀义却绝不敢直视天颜。就只等着皇帝发话。

又过了一炷香时间,皇帝炒菜慢慢抬头,缓缓的道:“所以,依着你们说,是有一伙武艺高强的刺客要来掳走湘亲王妃,你们不敌,让王妃受了伤,好容易才赶走了对方?”

向怀义低着头道:“是。”

“是?!你们精龙卫加上五城兵马司的人这么多,竟然对付不了刺客区区十人,朕要你们何用!”

皇帝愤然起身,抬手便将砚台掷于向怀义方向。向怀义哪里敢闪躲?虽然砚台没有直接砸到他,却在他身畔跌了粉碎,漆黑的墨汁立即染了他的官服好几滴。

“湘亲王马上就会就藩,他启程之前,你最好将刺客的母后主使之人抓出来,否则你全族的人头都不用要了!”

向怀义一惊,吓的冷汗都流了下来:“皇上,这,不知王爷几时启程?”

皇帝冷笑:“明日一早。你最好能说服他晚一些走,否则后果,朕不负责!”

向怀义额头贴地,想求情又不敢,怕惹的龙颜再度震怒,就只行了大礼道:“是

,臣遵旨。”

皇帝打发了二人下去,便坐到了临窗的软榻,愤怒未去,一手握着桌角若有所思,喃喃自语:“你终于还是动手了吗?终于还是露出马脚了吗!”

向怀义离开宫中,快马加鞭的赶往王府求见萧错。然而因天色已晚,下人们却说王爷已经歇着了,也吩咐了闭门不会客。

向怀义再三示好,还使了银子,才被请进府中外院的前厅坐下。

有人进内宅去回话,因不敢打扰萧错与傅萦,阿圆一听是五城兵马司中军指挥来了,一下子来了兴致,急忙穿戴妥当后迎了出来。

阿圆是萧错身边的红人,朝中之人无人不晓,向怀义不敢怠慢,见了阿圆忙行礼客气的道:“圆公公。”

阿圆忙侧开身不敢受礼,随即还礼道:“向大人安好,奴婢怎敢受您如此大礼呢?快请坐,奉茶。”

便有小宫人上了茶来。(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