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民间借贷利率陡升三倍

2019-07-12 22:59: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民间借贷利率陡升三倍

本报 钱秋君 北京报道

已所剩无几的银行信贷投放规模把急需资金的企业拒之门外,方振(化名)就是其中一个。

方振是北京一家正处在成长期企业的负责人,业务范围主要在河北省涿州、廊坊等北京周边城市。最近接了一个单子的他,由于资金短缺,只能去银行贷款,而款项需要在12月10日前到账,“350万元,3个月就能还款。”

12月2日,《华夏时报》见证了方振的找钱历程。从下午3点起,从北四环到东三环的多家商业银行点,方振像扫地雷似的一个不落地前去打听。虽然未到下班高峰,堵车却已有些严重,这让已经被多家银行点“得等,研究一下通知你”搞得心烦的方振更加烦躁,他不知不觉地将脚下的油门狠狠地踩了下去。

无奈的方振只得另想法子,转而向一直因高利率而不能接受的民间借贷机构咨询,而咨询的结果是,民间借贷的利率已经由此前3%的月息涨到了5%到9%不等,在短短的个把月时间里,民间借贷利率最高上升了三倍多。

信贷新增超常规

央行官员密集“吹风”

自2008年底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来,中国连续两年信贷超常规增长。截至10月末,今年新增人民币贷款6.88万亿元,距离全年7.5万亿元的目标也仅剩6100亿元。

超速放贷很快引起监管层的注意,为了收缩流动性,央行决定自11月29日起上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已是年内第五次上调存准率。本报粗略测算,央行通过今年5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共计回收超过万亿元资金。这让银行雪上加霜,但信贷投放的大车并没有就此减速。面对11、12月放贷额度已所剩无几的现状,还有银行似乎并不顾忌。

“11月,四大行前20日时就略超2000亿元了。”此前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全年7.5万亿元挡不住。”如此一来,《华夏时报》粗略统计发现,如果按照10月份新增信贷四大行占比计算,11月份前三周新增信贷规模已近5400亿元。这样一来,全部金融机构12月的贷款额度再次被压榨到不足700亿元。而去年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分别为2530亿和2948亿元,这还是当年最低增幅的两个月。

“银行是在不断试探政策底线。”某股份制银行人士指出,对于短期内信贷增速大、放贷业务多的银行,很可能会再次遭到调控,“之前差别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已证实这一点。”他同时表示,如果速度遏制不住,差别存款准备金率很可能在12月再度实施。

这种判断也来源于央行多位官员的密集表态,暗示货币信贷政策转型已经悄然启动。

12月1日,央行副行长杜金富表示,央行将进一步提高政策针对性和灵活性,引导货币信贷稳步向常态回归。此前的11月,包括央行副行长胡晓炼、马德伦都曾公开表示,央行将继续灵活运用存款准备金、利率等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同时强调,央行将“继续引导货币信贷向常态水平回归”。

这种情况下,银行们才慢慢拉紧信贷投放的“缰绳”。上述人士表示,多家银行的信贷投放已经接近年初制定的目标,有的甚至提前满额完成,此时更多考虑的是如若超额放贷,可能遭受监管部门的惩罚。

这或许就是方振遭遇借贷难的背后推手。

民间借贷利率陡升

北京有超过300家从事民间贷款业务的公司,其中规模较大的公司日均放款可达到500万元,年累计放款高达10亿元,他们偏好股市融资、房产与汽车质押贷款等周期短、利率高的贷款业务。

“月息5%,300万元每月利息15万元。”这是本报和方振从位于国贸附近的一家投资公司得到的答复。

但5%的月息,有点超出了方振的想象。该投资公司一工作人员表示,要是早来两三个月,月息只有3%甚至更低。也就是说在短短个把月时间里,民间借贷利率陡然上升了近45%。

在实际操作中,民间借贷一般不超过一个月,最长也不会超过一个季度,且利息计算是与借款时间成反比的:借款时间越长,利息越低;时间越短,利息则越高。

一面是步步收紧的银根,一面是众多急需资金周转的公司,民间放贷利率不涨都难。而在银行、信托和证券市场融资统统收紧的情况下,中小型房地产开发商越来越多地求助于民间资本,此时他们也成了推高民间借贷利率的加速器之一。

“我已经和北京很多民间拆借机构接触过,对于我们在上海南汇区的一个新楼盘开发项目,其中一家开出3000万元贷款,月息要求4.5%。”看到这份报价,一位不愿具名的民营中型房地产公司财务总监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这家拆借机构的“月息4.5%”已经不算最高,目前有些民间借贷机构纯抵押民间借贷月利率已达到5%-7%,部分抵押的为9%,有的甚至更高,折算成年利率也有60%。

据了解,以中小型民营房地产公司为主,资金有两大用途:要么支付还未交付清的土地购买款,要么完成对某些房产开发项目的尾款结算。而民间借贷利率则根据项目开发的抵押物充足与否、贷款期限及销售前景指标,规定具体利率。

据上述财务总监回忆说,同样的房产项目开发情况与融资额度,去年同期的民间拆借年息没有超过20%,如今却要多付出至少800万元利息。融资成本一年上升了六成左右。

“他们现在很牛了,自知手里的钱香得很。”他们的规矩一般是“借短不借长,借熟不借生”,另外更重要的是,借款前要先将前一个月的利息付了,上述财务总监直言,“这些都是死规矩”。

以客户身份咨询一间民间投资机构的韩先生,获得最常供的利率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客户是我朋友,或我们团队里的股东的朋友,这样我们愿意长借;另一种是我们帮你把你的资产打包到银行,为你们争取到银行贷款,我们从中收取佣金服务费。

即便需要付出如此巨大的融资成本,有的开发商也在所不惜。12月2日晚上,收到了方振发来的一条短信:“民间借贷350万元,经过协商后的月息4.5%,3个月款已到账。”

民间借贷的是与非

不只北京,在全国几乎每天都发生着大量的借贷故事,但今时已和往日大为不同。

“要在3年前,你借100万,可能借条也不用打,但现在,借个10万可能还要用车来抵押。”在北京摸爬滚打多年的郝女士对表示。从2003年开始,郝女士就进入了民间借贷领域。尽管她经手的借款早已以亿计算,但现在的她却变得越来越谨小慎微。

事实上民间借贷主要分为民间个人借贷活动和公民与金融企业之间的借贷,但利息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

目前,央行规定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5.56%,6个月为5.10%,1至3年则为5.60%。可对比的是,根据目前民间资金行情,按照借入100万元计算,以月息5%计算,即每月还5万元,6个月还30万元,民间借贷6个月期短期利率达30%,是基准利率的6倍左右。

矛盾的是,根据我国《民法通则》规定,利息高出银行同期贷款利息4倍就属于高利贷,高出部分将不受法律保护。显然高于基准利率6倍的民间贷款已属此列。

此风险如何避免?郝女士道出其中原委。原来在他们发放的借款中,基本上都是走个人账户,借款也是以个人的名字,重要的是利息要事先扣除,在整个借款中不体现高利的性质,“这样不仅可以避税,更多的是为了在不可避免的纠纷中占据有利条件。”

但不容忽视的问题是,从2008年之后,由于一些地方(尤其是南方)的实体经济逐步走下坡路,集资者资金链越绷越紧,相反民间借贷利率水涨船高。但矛盾的是,有些民营企业一方面赚不到钱,一方面又要支付很高的利息,“很容易整体崩塌。”业内人士不无担忧。

归根结底,民间借贷需要一个合法的身份,这样才能引导它们有序发展。

今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周晓光在“两会”期间提交了《关于要求制定“民间借贷法”的议案》。周晓光认为,一部专门的《民间借贷法》的制定和出台,不仅从法律层面上给予民间借贷合法的地位,有助于其更好地满足民营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及“三农”经济以短期、小额为特征的金融需求,有利于活跃金融市场,对现行金融系统起到补充作用;而且有助于引导、规范民间借贷行为,防范和降低民间借贷的潜在风险,从而避免恶性事件的发生。

微信小程序简单开发
微信店水果
开发自己的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