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重生异界之领主威武 第四十三章 榨汁计划(三)

2020-01-16 20:03: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异界之领主威武 第四十三章 榨汁计划(三)

如同人猿泰山一样在树上浪了半天的瞎驴看见目的地就在眼前。瞎驴立即扔掉了藤蔓,借助着惯性重重的摔倒了地上,顾不得全身上下的酸痛,立即向平地狂奔。

瞎驴刚刚落地没多久,三个巨大的身影,在昏暗的森林中一晃而过。上帝造世间万物也许还真是公平的,兽人在脑袋不咋好使的同时,但是拥有了无以伦比的身体。瞎驴费劲了全力,搞得死去活来,也就是比兽人快了一线而已。

刚刚跑过了开阔地,瞎驴停下了,转过身来,双手扶膝,气喘吁吁的样子。

兽人见到自己追逐的猎物停了下来,也放缓了脚步,有点疑惑的看着那个差一点就口吐白沫的人类。只见那个男人挣扎了半天,终于挺起了身子,直视着三名兽人。

没过多时,瞎驴动了,左动一下,右抓一下,不知道在干什么,也没有任何美感可言,要是硬是要做一个对比的话,跟华飞扬现代社会那些大妈们跳的“尬舞”有的一拼。

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让躲在大树后面的华在喜把瞎驴从头到脚的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原计划是瞎驴一路狂奔,而兽人一路狂追,然后应该是最少一个兽人掉进去大坑里面。而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兽人三位都站在了陷阱的边缘,但是没有一个人掉进去。

“看我不扒了这个小子的皮的!”华在喜看着瞎驴在那搔首弄姿的样子,嘴中骂,心里恨。早知道这小子这么不靠谱,那自己就上了。

离陷阱最近的一个兽人,只有十米不到的距离,这对高大的兽人来说,仅仅是两三步而已,没想到瞎驴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掉链子。这让华在喜怎能不恨得牙痒痒。

一碗茶的时间过去了,瞎驴的尬舞也终于跳完了,最后摆出了一个白鹤亮翅的动作,最后右手缓缓的移到了身前,手心向上露出了拳头,伸出一根中指,然后嘴上大喊一声“你来啊!”(可以参照一下羞羞的铁拳电影里张茱萸的形象)。

这是一个万千世界通用的动作,而且意思相同,华飞扬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感觉诧异无比,实在无法理解文化的相通性。

兽人等了半天的结果,就挨了个侮辱,这已经不仅是在侮辱兽人的智商了,而且还是在侮辱他们的人格,对于这个兽人是一向都不能忍的。于是三人怒火中烧,同时向瞎驴扑来,准备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给撕成碎片。

看到瞎驴比出了中指之后,华在喜才反应过来瞎驴的目的,如果按照原来的计划,一般而言只有跑到最前面的那个兽人才能掉进陷阱,最多也就是两个兽人。经过瞎驴这么一折腾,最少也得掉进去两个,很有可能是三个都被“瓮中捉鳖”了。

事实上,为了抓住兽人,这个陷阱可是煞费苦心了。整个华在喜队伍前期的时间一半在侦查,另外一半就在挖坑。

作为这个坑的总设计师,瞎驴要首先保证自己跑过去没事,而兽人跑过去就得出事,同时表面上还看不出来。

兽人只是笨了点,但不傻,看出来是陷阱谁还跳,这里面涉及到工程力学、伪装学等内容,很显然瞎驴不懂,或者说这个大陆,包括华飞扬在内都没有人懂。

那只有一种笨办法,那就是凭借经验搭建,然后一次次的实验,这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另外,陷阱里面大坑套小坑、小坑套稀泥,可以说陷阱是挖的要高度有高度、要深度有深度、要内涵有内涵、要外延有外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不出来、踩的进去、爬不出来。

三名兽人齐头并进向瞎驴跑过来的时候,瞎驴知道自己的勾~引策略达到了,为了演的逼真,瞎驴又是大呼小叫的拼命向丛林深处跑去。

跑在前面的兽人跑了还不到一百米,刚刚加速到最高的速度,突然脚下一软,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在往下掉。而第二名兽人看到了第一兽人突然掉了下去这一情况,但是因为距离太近而来不及采取什么有效措施,也就跟着掉下去了。

第三名因为距离相对远了一点,最重要的是,眼看着自己刹不住车了,第三名兽人不由自主的、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理,推了了第二名兽人一把,在加速第二名兽人掉进坑里的同时,自己也在陷阱的边缘晃了好几个来回,终于稳住了阵脚。

就在第三名兽人刚刚站立住了,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一个浑身燃爆着斗气的男人从身后的大树背后跳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到了第三名兽人的身后,对准了兽人那巨大的腰身,狠狠的就是一脚。

还站在陷阱边缘的兽人,根本没有太多的机会,就被干劲了大坑当中。不用说,这个拉风的男人,肯定不是瞎驴,而是他们的领导华在喜。三名兽人还想爬出来的时候,一张用藤条编织的大罩了下来,让陷入了险境的兽人们雪上加霜。

一连套的组合拳打下来,三个原本实力强大的兽人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成为了人类的刀下鬼,场面一时血腥异常,绝对是儿童不宜。

*****************

天空中的星光很亮,一轮巨大的明月把大地照的明晃晃的,又是满月之时,在这个大陆,华族也有满月思乡的传统。

“队长!你说,我们这次还能不能拿首功?!”在万籁俱寂的晚上,在百十米高的大树上,瞎驴摸到了华在喜的旁边,轻轻的问道。

暗夜森林的晚上,能够在陆地上安营扎寨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实力强横的连巨龙都要绕着走的大人物,一种是什么也不懂找死的小白。

“你小子想什么呢?就这点功劳还想首功?”华在喜对于瞎驴的说法嗤之以鼻。“不过,我说,你这小子也够拼啊!你说你,差点命都搞丢了,干嘛这么拼!”

黑暗中,瞎驴沉默了很久,就在华在喜都认为瞎驴睡着了的时候,瞎驴突然开口了“老大,不知道您有没有没饭吃的时候?”

华在喜愣了一下,自己虽然也是个孤儿,但是从小就被华氏家族收养,并没有吃过太多的苦,特别是那种饿肚子的情况华在喜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华在喜摇了摇头,说:“没有!”

“我遇到过,而且不止一次。甚至是我从小的记忆都是在为了吃一口饱饭。我记得一年我们那大旱,周边庄稼收成所剩无几,为了养活我,父亲不由的挨家挨户的到大户人家作揖,甚至……下跪!态度好一点的人家只是把父亲赶出来了事,有的人家竟然放狗来咬……你知道吗,当时我多么想弄死这些人!”瞎驴淡淡的语气中,包含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冷漠。

“瞎驴。”一路之上,华在喜也看到了饿殍满地,但是毕竟不是自身经历,感叹一下就完了,而自己的属下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华在喜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老大,有的时候我也在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后来回头想一想,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我怕丢掉了现在能吃饱穿暖的日子。

在华夏军,任何一支军队,想要过得好,那就要打胜仗。在打胜仗这件事上,虽然我很渺小、甚至少爷都不一定知道有我这么个小人物,但是我知道一个道理,天下从来没有掉下来‘馅儿饼’过,要想摘果实,就要自己努力。

在打仗的时候,我多努力一些,那大家距离胜利就近一点,哪怕这种距离微不足道,但是那已经是我能够付出的所有和拥有的全部了!”说道这里,瞎驴的话语里面带了一丝感情。

“好好休息吧!明天说不定还有硬战要打!”听到这里,华在喜不由的一阵子感动,不过华在喜不善于情感陪聊,只是胡乱安慰了瞎驴几句,就搪塞了过去。

已经翻身装睡的华在喜心中也是起伏不定。自家的事情自家知道,华在喜明白自己其实就是个矛盾体。

一方面,跟瞎驴相比,自己少了很多的“狼性”,对自己不够狠、对敌人不够狠。哪怕刚才干掉那三个兽人的时候,自己也都会有一些怜悯恻隐之心。虽然华在喜知道,这是一个临战的指挥官绝对不允许出现的东西,但是自己内心就是出现了。

另一方面,自己又不甘寂寞,这次跟着少爷出来,家族采取的是自愿的方式,相比家族内部森严的官僚体系和论资排辈的选拔方式,在这更加自由一些,事实上也是如此,既然都已经出来拼一把了,何不放下心中的这些小心思,认认真真的打拼一阵子。

想到这里,华在喜心中也豁达了,然后准备翻个身用一个舒服的姿势来睡觉。要不是一旁的瞎驴眼疾手快,华在喜可能成为所在队伍里面第一个受伤的人,而且是非战斗减员。毕竟几十米的高空,就是拥有斗气,那也没用,刮花脸那都是最轻的……

虹口区妇幼保健所预约挂号
黑龙江省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妇科费用
青岛癫痫病医院哪好
张家口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