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太古神灵第一百二十九章前去见华烨

2020-01-25 00:48: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太古神灵 第一百二十九章 前去见华烨

执法殿之中,华子午正在给空也施加着压迫之力,而空也的膝盖,也是逐渐沉了下去。眼看就要跪下去,却又是站了起来。如此,反复进行着……

空也的身边,森墨与容昊也只能干看着着急,却无法做出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当然,他们更是被空也震惊。空也的抵抗力似乎很强。每次他们觉得空也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空也总会逆袭的直起身子。

其实,连空也都觉得奇怪,华子午的气势越是加强,他的体内,就有一种隐隐的力量出现。与华子午那极其压迫的气势相比,这道力量算不上有多强大。但是,正是这道力量的出现,才将华子午的压迫之力尽数抵押。

空也甚至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这是一道带有阴冷之色的力量。这绝壁不是庆忌所拥有的充满了正义之感的力量。那么,这道力量的来源,就只能是黑塔。

黑塔……

一想起黑塔,空也就心生怀疑之色。方才在黑暗之中感受到的力量似乎与之很相似,值得注意的是那道隐隐的声音。只是,他没有听到过黑塔説话,更是不知道黑塔的声音。所以,他也无法肯定,那道声音究竟是不是来自于黑塔?

但,若是那道声音不属于黑塔,那它又来自于哪里?难道他的身体中,还有第三位客人的存在?

这,是一个他不知道答案的问题。

只是因为,他的修为限制了他知道的权力,就像是他不了解黑塔一般。当然,就连庆忌,他也并不清楚底细。

又一拨强横的威压降临,空也那已经远离地面的膝盖再次一沉。也是这一刻,空也的体内,那道隐隐的能量忽然盛了许多。随着这股能量的出现,空也四周的那种压迫感在迅速消失着。

如此约莫良久,空也的双膝竟是远离了地面,整个人就站了起来。随后,他瞥了一眼身边的森墨与容昊,继而又将目光投向华子午。

沉默……

“我想看看华……少主!”寂静的执法殿之中,忽然响起空也的声音。就像是被这氛围感染一般,这道声音中,带着些许冷漠之意。

説这话之时,空也的目光,在华子午的身上。

可是,对视着空也的目光,华子午竟是莫名的一怔。那道目光实在太过阴冷,让他难以直视。

阴冷?!

尽管目光中有着其他存在,华子午依旧对视着空也的目光。他倒要看看,在空也的身体中,究竟存在着什么?还能让一个人由内的发生改变?

看到华子午的神情依旧充满了怒意,空也没有继续説话,而是选择了等待着。

空也不知道,此时的华子午陷入了沉思。他忽然有些看不透空也了,这个时候的空也,明显与之前大不相同。至少,他对于森墨与容昊,是不会用那种眼神的。

可是,方才他分明看见空也是“瞥了”一眼森墨与容昊。而且,空也看向自己的目光中,也充满着冷意。

这种冷意,很漠然,毫无感情可言,甚至带着阴邪的感觉。

“你可知道你将他害的多惨?”顿了顿,华子午终于是沉声道。

“如果是因为救我而让他遭遇不测,那我甘愿受罚,前提是,让我见他一面。”

“救你?你不值得他救。他就是太善良了,谁都容易相信,才会被伤成那样的……两天时间了,整整两天时间,他被困在那里,无法回归。若不是他终于夺回被抢走的‘报警令牌’,他肯定会遭遇不测的……”説着説着,华子午忽然激动起来,一张脸上,满是悲痛。当然,更多的是愤怒。

华子午的怒火,又燃了起来。

闻言,空也愣住了。

华烨出事是两日前?那个时候他似乎正在闭关,难怪会被人诬陷?看来,那家伙很熟悉他的动向啊……

“我能否见他一面?”见华子午情绪稍有稳定,空也继续问道。

不管能不能救得了华烨,他必须得一试。

尽管华子午依旧很恼火,他毕竟答应了空也的请求。于是,执法殿之中的众人转移了场所。

这是一处山清水秀之地,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一座xiǎo楼。

只是远远地,空也就感受到了屋子内华烨的气息。那道气息,虚弱无比。却有着熟悉的味道,那个人,他不会忘记的。拥有着很强力量的端木桀。

只是,这道气息中,似乎还夹着一种奇异的力量。

这股力量,空也敢肯定,他定是从来都不曾遇见过的。

“是蛮族的力量!”然而,还不待空也发问,华子午便是开口了。説完,他看向了空也,眼眸中,意味深长。

而那种警告之意,却是那么明显。

“蛮族?”空也疑惑出声。

“蛮族!”华子午肯定道。

“你在怀疑我和蛮族之人有关系?”看着华子午那质疑的神色,空也的心中,忽地就窜起一阵火。而事实是,他也这么做了,脚步一顿,张口就道。

这句话,説的却是漠然至极,还带着审视之意。

似是没有料想到空也会这么问,华子午猛地怔住了,随之的,他的脚步也停住了。就那么站在原地,一时间忘记了所有。

“如果是这样,那要怎样处置我,随你们便。前提是,我要见华烨一面!”丢下这句话,空也便是不理会周遭已经瞠目结舌的众人,脚步向前跨出,瞬息间就消失了身影。

直到空也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之中,华子午才反应过来。

出乎其他人的意料,面对如此嚣张的空也,华子午没有发怒,反而更加平静了。随之,他便是呆在了一边,似乎默许了空也的许可。当然,空也已经进去了。

“掌教,您不要进去么?”看到华子午呆在外面,有人问道。

“这已经不重要了……”良久,华子午才説出了这么一句话。

话语中,却是透着些许沧桑之色。而华子午本人,似乎一下苍老了一样,白发逐渐增多。他的气势,亦是没有之前的霸道凌人……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在线咨询
雅安市人民医院
河南癫痫病医院哪好
银川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山西著名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