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神之候补第三百三十五章再见空兰月

2020-01-25 03:41: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之候补 第三百三十五章 再见空兰月

;“清菡儿,走.我还有一个地方想去看看。”越子墨说道。

“哦,好。”沐清菡乖巧的点了点头,跟着越子墨离开了此地。

二人没有走多远,在走过四五家院落,又穿过了一小巷后,来到了一处院落。虽然看似相隔有些远,但是按庭院的距离,只是中间隔了一处人家的院子。此处的庭院和越子墨的家一样,长满了青苔,门上也布满了灰尘。

越子墨皱着眉,看着明显人去楼空的院落,正在犹豫要不要推开门,进去看看的时候。路过的一位背着竹筐的老妇人,看着越子墨二人说道:“你们是要找这家人嘛?”

“老婆婆,你可知道这家人去哪了么?”越子墨恭敬的对老妇问道。

“这家人啊,早就搬走了。”老妇说道。

“搬走了?搬到何处去了?”越子墨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这家也是可怜人啊。女儿本来生的俊俏,还成为天月学府的授课师。可是不知为何,某一年忽然把自己关到房里不出屋。后来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就死了,之后这家人就搬走了。”老妇说道。

“怪病?”越子墨忽然感到一丝诧异,修士怎么会生病。

“哎,多好的一个姑娘啊。”老妇摇了摇头,也不再说什么,拄着拐棍慢慢的走掉了。看着老妇离去的背影,越子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站在门外低头沉默了起来。

时间真是个美丽的混蛋,偷走了你的东西,从来不问你愿不愿意。生命亦是如此,就算是他们这样的修炼之人,最终也难逃重入凡尘的命运。问天下苍生,到底有谁,能真正摆脱一切,将自己的命运握在手中。就算那些成仙封神的至高者,难道就真的能摆脱那所谓的命定么。

越子墨带着沐清菡离开了温晴的家,找了一处旅馆投宿。第二天,他们又去了天月学府,那个少年时代一直向往的地方。可是时隔近千,越子墨也没有想到,自己能进入那遥不可及的宗门之中,还有了如此的修为和实力。可即使是这样,他抬头望向天空的时候,依然感觉自己无比的渺小。

“站着,你是什么。”天月学府的守卫,拦住了越子墨的去路。可是当这位守卫弟子刚说完,整个脸色都变了。虽然越子墨特意压低了修为,现在看上去也只是元婴中期和中级魔法士中期的修为,但是对于眼前的炼气阶弟子,依然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这位前辈,不知道来贵学府,可是找某位长老。”另一位守卫弟子,见情形不对,赶紧硬着头皮,恭敬的说道。

“我曾经也是这里的弟子,这次是回来看看的。不知道现在,是哪位长老任职。”越子墨并没有在意之前弟子的无礼,反而面带微笑的说道。

“回前辈,现在修士府的长老是柳山,法士府的长老是空蓝月。”那名守卫弟子,恭敬的回道。

“那府主呢,可还是颜须。”越子墨又问道。

“啊?颜须府主,他在两年前就坐化了,现在的府主是敖元。”守卫弟子回道。

“哦,这样啊。”越子墨点了点头,看来云薇走后,空兰月成功进阶了中级魔法士接替了法士府的长老之位。而修士府,则依然是柳山长老。至于敖元,他并没有听过。看来多半是后来天月宗门调派过来的。十多年没回来,没想到天月学府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知道前辈要找哪位长老,弟子好去禀报。”守卫弟子说道。

越子墨也知道天月学府的规矩,外人是不可以随意进出的。就算是以前的弟子,没有得到允许也是不能进去的。所以越子墨也没有为难他们,只是微笑道:“那就麻烦通报一下空兰月长老吧,就说越子墨求见。”

“前辈请稍等,晚辈这就前去通报。”那名弟子如恕重赦,风一般的跑掉了。只留下之前那名,拦住越子墨的弟子。那名弟子也知道自己之前有些冒失了,看着越子墨,内心忐忑不已。

不多时那名弟子,跟着一名身穿蓝色宫装,容貌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美妇,再次回到了天月学府的大门前。此身材非常好的美妇,当然就是空兰月。空兰月一看见越子墨后,当即惊喜的叫道:“越子墨,还真是你!”

“弟子越子墨,拜见月师。”越子墨双手抱拳,做出恭敬的样子。

“哈哈,你这样还真让我想起,当年你初入学府的时候。可是你现在这样,我可是受不起啊,越前辈。虽然你压低了修为,但是你大闹天月宗的事情,可是都听说了。”空兰月看着越子墨故意为之的样子,当即笑了起来。其实越子墨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再次见到当年的宗门授课师,以表一下弟子之仪。顺便也回忆了一下,自己还是少年的时候。

虽然修炼的世界,都是以实力为尊。昔日的师傅,改口称呼弟子为前辈,也是常有的事情。毕竟这也是默认的规矩,修为低的人,就抵称呼修为高的人为前辈。不过越子墨不是那种人,就像他管云薇依然叫薇姐一样。

“啊,月师你都知道了。”越子墨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怎么,你怕暴漏了真实的修为,会打击小女子。还是前辈怕小女子纠缠巴结你啊。”空兰月忽然脸色一板。

“月姐这是哪里的话,越某这样做也是为了不引人注意啊。”越子墨皱起眉,解释道。

“好了,我知道越前辈是重情义之人。刚才只是小女子开了个小玩笑,还请不要见怪啊。”空兰月看见越子墨的反应,忽然一捂杏口笑了起来。

“月姐,你还真是吓出弟子一身冷汗,都知道该怎么解释好了。”越子墨也笑了起来。

“哈哈,别介意别介意。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赶紧进来吧。”空兰月说着,玉手做出请的姿势。“对了,这位女子是?”

“这是我的徒弟,沐清菡。”越子墨介绍道。

“月姐好。”沐清菡乖巧的叫道。

“别别,大名鼎鼎的越前辈,只有一位真传徒弟,在整个元灵国已经传开了。想来你就是那位叫沐清菡的大魔法士前辈吧。”空兰月说道。

“月姐,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当初你也算是对我颇为照顾,这样实在太见外了,我会不自在的。”越子墨说道。

“都说实力会改变一个人,没想到越前辈还和当年一样。好了,小女子带你去各处看看吧,这些年学府变化也是蛮大的。”空兰月笑道。越子墨也笑着点了点头,带着沐清菡进入了学府。空兰月虽然不像云薇那样,传授并指点越子墨修炼精灵族的箭矢魔法,还送他精灵族弓箭,并且数次帮他解围。但是越子墨在天月学府的那段日子,空兰月对他也是颇为照顾。

现在空兰月知道越子墨的真实修为后,并没有像那些敷衍趋势之人,一脸的谨慎与恭敬。想尽办法凭着以前的交情,想得到些好处或者指点。这让越子墨心里很庆幸,自己能认识这样的人。

“刚才空兰月长老说的话,你听见了么。刚才那位越前辈,居然就是那位大闹天月宗双休大典,力战数名合体期强者不落下风的绝世天才。而他旁边的少女,就是他的为一真传,据说也是绝顶奇才。”之前那位去禀报空兰月的守卫,在越子墨几人走后激动的说道。

“没想到,我们居然碰见了这样的人物。”另一名弟子说道。就在说话之际,一些听到消息的弟子,纷纷来到了大门前。

“听说你们看见了,先去大战天月宗掌门玄真子,不落下风的越前辈。”一名法士府弟子向守卫弟子问道。

“不对吧,我可是听说那位越前辈可是三招就将天月宗掌门,玄真子击成了重伤。逼得宗门,不得不停止了大典。莫家家主,也跪地求饶,磕了近千个响头,这才保护小命。”又一名弟子说道。

“真的假的,合体期居然都能打败大乘修士?”

“哼,你们太无知了。我哥哥可是天月宗的核心弟子,他都跟我说了。这位前辈,可是魔灵双修。一身通天的剑法和盖世的魔法,仅仅就那么一个气场,就震得玄真子不敢说话了。还动手,动手天月宗早就改朝换代了。”

“真的假的?越前辈这么神啊。”

“那还有假,我哥亲口对我说的。”

越子墨也没有想到,大闹天月宗的事情,居然传的这么快。连青州城,这种最高只有元婴期和中级魔法士的地方,都知道这件事了。不过他更没有想到这件事,在这些修为低微的年轻弟子嘴中,传的那叫一个神乎其神。最后都有人把整个事情传为,天月宗有一位盖世奇才,不用修炼只是一朝顿悟,就进阶合体和魔导士境界。后来更是为了爱情,血刃天月宗。

对于这些传闻,越子墨是不知道了,就算知道也只能暗自苦笑一声。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那些传言。还有人在茶足饭后,听见那些玄的不能再玄的传言,只是呵呵一声,懒得发表任何意见。也真是应了那句话,流言止于智者,聊天止于呵呵。

...

...

海曙区中医院怎么样
南充市顺庆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银屑病治疗医院
深圳女性妇科医院
聊城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