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篡天 第五百二十三章 攻击夏侯家

2020-01-17 23:51: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第五百二十三章 攻击夏侯家

而这一次,淡月也彻底知道了夏侯宇龙的过去,淡月知道,像夏侯宇龙这样的人物,什么规则,对他来説,根本就没有什么约束力。

而且,淡月心中也是十分甜蜜的,夏侯宇龙对她这般,她更是开始爱上夏侯宇龙了,对面自己爱人的情话,哪一位女子都不能免俗。

一位大师説得好,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会降到冰diǎn,看来不假啊。

夏侯宇龙将淡月的俏脸抬起,轻缓地抚过挺秀唯美的眉毛,随后轻轻擦去那*双眼眼角的泪水,随后划过光洁的脸蛋,直到嘴唇和下巴,似乎要将淡月方才的委屈都擦去一般。

最后,夏侯宇龙又轻轻的抱了抱淡月,抚了抚她额前的秀发,在哪光洁的额头上浅吻了一口。

淡月也就那般静静的,看着夏侯宇龙,眼中,尽是柔情。

此时的淡月,倒像一个初恋的xiǎo女子一般,羞涩的接受着爱人的温柔疼爱。

“月儿,你是何时喜欢上我的?”

夏侯宇龙轻轻抱着淡月,轻轻地在淡月耳边説道。

淡月这时却是渐渐恢复过来,虽然看着夏侯宇龙和自己这般亲密还十分羞涩,但是一直以来的心境和气质也开始展现了。

“宇龙,其实我也不知道何时,自从你出现,我的内心,就再也无法平静了。

现在我也知道了,此生,我只怕是都逃不开你了。

若是你娶我过门,她们的事情怎么解决,我最担心的,就是凌波这孩子。”

淡月轻叹了一口气,温和的説道。

“哎,你总是这般,放心不下这个那个。

你呀,也该为自己想想了。”

夏侯宇龙不由得将淡月的身躯紧了紧,温和的説道。

淡月却是轻轻皱了皱眉头,不过一会儿便舒缓了过来,轻轻将头靠在夏侯宇龙肩头,轻声説道:

“我知道,你一定会处理好的,先前你和我説的那些,虽然很难以置信,但是我也知道了,这尘世的规则,根本对你没有一diǎn约束。”

夏侯宇龙不由得一惊,脱口説道:

“我……我告诉了你什么?”

“宇龙,难道你不记得了?你方才……”

淡月不由得紧了紧夏侯宇龙的身子,让自己的身体和夏侯宇龙紧贴在一起,感受着夏侯宇龙的体温和气味带给自己的的温暖和安全舒适的感觉,淡月心有余悸的将方才的事情説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

夏侯宇龙皱着眉头説道。

“宇龙,现在我只知道,我已经离不开你了,但是,你得保证,千万不能让凌波他们伤心。”

淡月认真的説道。

“放心吧,现在我们回去,待回去之后,凌波这孩子,我会着手好好教育一番的,多多开导她,关心她。

青儿他们也会好好和凌波打成一片的。

凌波这孩子还xiǎo,我们之间,也缺乏感情基础和彻底的了解。

待我们慢慢发展好,你和我的事情,也不必藏着掖着。”

夏侯宇龙微笑着説道。

“哎,便宜你了,你这个登徒子。”

淡月不由得俏皮的説道。

夏侯宇龙了然一笑,随即在淡月额头上深吻一口,轻声説道:

“月儿,谢谢你。”

淡月轻轻嗯了一声,随即在夏侯宇龙的肩头,沉沉睡去。

第二天,夏侯宇龙带着淡月来到端木青等人的住处。

端木青等人明显是一夜没有睡好,夏侯宇龙不由得有些心疼。

夏侯宇龙表示要让大家休息休息在赶路,不过一众人却是不同意。

不仅如此,端木青还俏皮的对着夏侯宇龙眨了眨眼睛,还看了看淡月。

夏侯宇龙知道,这事情端木青估计早猜中了,所以也不以为意。

随后,淡月带着大家启程,闭口不谈昨夜之事。

而空中,夏侯宇龙这会儿却是光明正大的抓着淡月的手,不过却是一副恐高的样子,紧闭着双眼。

众人似乎都有些明白,估计昨天夏侯宇龙就是如此抓着淡月的手的,也难怪淡月那是会那般。

可是今天,貌似有些诡异,淡月的脸上也是带着diǎndiǎn羞红的红晕,这让众人更加疑惑的。

但是,大家都一致将问题归结到夏侯宇龙身上。

淡月的转变,定然不是心甘情愿的,只怕是龙大少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让淡月妥协了。

而真实情况,也只怕只有三个人知晓,一个是夏侯宇龙,一个是淡月,一个,则是端木青。

而对于一众人诡异的眼神,龙大少的神识虽然能准确把握的,但是龙大少直接无视,还将淡月的玉手紧了紧。

淡月的羞红更甚,就这样,这一路就在如此诡异的气氛之中度过了。

晚上大家自然找地方休息,生火做饭,从蜀山到夏侯家,只怕以淡月的修为,也需要一天多的时间,而此时明显都到了南方,离着明州也不远了。

所以,龙大少心疼淡月,果断让淡月停下来休息了。

而这会儿,夏侯宇龙则是在殷勤的为淡月等人做着饭菜。

而这一晚,夏侯家却是不平静了。

当夜,明州,天空乌云密布,这天,夏侯彰早早的忙完了家中事物,便开始准备睡觉了。

此时明州城大大xiǎoxiǎo的人家的灯都已经熄灭,夏侯彰正在回返自己书房的路上。

突然,夏侯彰停了下来,狐疑的看向了眼前。

夏侯彰闯荡武林这么多年,对于一些危机十分的敏感,而眼前,虽然没有什么东西,但是却是让夏侯彰本能的产生了一丝危机感。

可是前方有没有什么人,一时间,夏侯彰也迟疑了起来。

不过,夏侯彰却是立马反应过来,随即摇头失笑着説道:

“哎,估计这几天忙坏了,都有些疑神疑鬼的了。”

而前方,的的确确是不寻常,因为那儿,已经埋伏了一队隐身的倭人。

为首的,是先天四层的柳生xiǎo次郎,乃是柳生家的一大高手,这次带来的,还有柳生家护卫队,先天一层的忍者三名,先天二层的忍者一名,其余都是后天层次的,共十名。

柳生xiǎo次郎来之前还亲自来夏侯家探查过了,发现夏侯家许多的秘密,那仓库里的东西,可是令柳生xiǎo次郎垂涎了好久的。

这却是夏侯宇龙没想到的,这些倭人,居然将主意打到自己老家来了。

而这次,柳生xiǎo次郎也决定今晚就将夏侯家灭掉,由自己来灭杀夏侯彰。

两位先天一层和一位先天二层的高手对付夏侯家的弟子,加上手上十位忍者以及隐身能力,绝对没问题。

而且,现在夏侯彰落单,柳生xiǎo次郎能够保证,他,必死。

而夏侯彰最近却是疏忽了对于海边情报的收集和自己甄别。

不过,夏侯彰方才的那句话,为的,也是麻痹对方。

若是没有敌人还好説,但若是有敌人的话,那就不好説了。

而柳生xiǎo次郎带来的人也是精通刺杀之术的人,夏侯彰停了下来,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夏侯彰可是夏侯家家主,哪那么容易就被自己灭杀了。

不过,夏侯彰接下来的一句话,顿时是让他方才准备现出身形,闪电般的袭杀夏侯彰的意图又按下去了。

明显的,现在绝对不是灭杀夏侯彰的最佳时机。

而夏侯彰却是偷偷运起了望气术,虽然看不清前面的人,但是他们的血腥气赫尔杀气夏侯彰看得一清二楚。

突然,柳生xiǎo次郎顿时怒吼一声:

“八嘎!上(日语)!”

而夏侯彰早就飞速后退,同时拿出八卦现形镜和一枚信号弹,飞速diǎn亮。

顿时,天空之中,爆发璀璨的光彩。

夏侯家的人一看到这情况,顿时飞速赶过来。

而柳生xiǎo次郎直接来到夏侯彰面前,只见白光一闪,一道剑气闪电般的袭向夏侯彰。

夏侯彰早就拿出自己的大刀,狂猛的一斩而下,同时飞速后退。

“来人!有刺客!”

夏侯彰顿时大喊道,同时将八卦现形镜亮出来,顿时,柳生xiǎo次郎等人的身形全部显现出来了。

“纳尼?!

给我杀,以最快的速度杀死夏侯彰(日语)!”

而夏侯彰却是不管那么多,感到自己的死士飞速从四面八方赶来,顿时飞退,同时大刀一挥,疯狂的攻击者柳生xiǎo次郎。

一众忍者见自己现出身形,顿时都是一愣,但是听到柳生xiǎo次郎的吼声,立马飞速向夏侯彰移动过去,同时各种毒镖、暗器,一窝蜂的向着夏侯彰招呼。

夏侯彰顿时止住了身形,将刀舞得密不通风,将所有的暗器挡住。

而柳生xiǎo次郎顿时借着这个机会,飞速的和夏侯彰拉近距离。

“结阵!”

夏侯彰大吼一声,后面赶来的死士飞速结阵,然后疯狂的冲上前来。

而柳生xiǎo次郎也到了夏侯彰的面前,瞧准机会,顿时剑光一闪,

“叮!”

柳生xiǎo次郎却是凭着修为生生挡住了夏侯彰的大刀。

“哼!”

夏侯彰顿时被暗器击中,不由闷哼一声。

不过夏侯彰的反应更是令柳生xiǎo次郎大吃一惊,只见夏侯彰闪电般的伸出左手,将柳生xiǎo次郎的剑抓开,做到这一步,夏侯彰的左手已经是伤痕累累,鲜血直流。

但是夏侯彰同时闪电般的挥动大刀,运起全身修为袭向柳生xiǎo次郎。

柳生xiǎo次郎顿时运起护体真气抵挡,而夏侯彰虽然也运气了护体真气,但是自己一个人抵挡如此多的暗器和柳生xiǎo次郎的的刺杀,早就是全力以赴了。

那先天一层和先天一层之下的暗器自己倒是挡住了,可是先天二层的暗器自己却是中了几下。

更加可怕的是,这暗器带着剧毒,若不是夏侯彰有着八卦现形镜护体,本身的内甲也是夏侯宇龙临走前送给他的,夏侯彰早就中毒了。

但是夏侯彰看到这群人如此大的阵仗,也知道此番夏侯家就算扛过去,只怕也是损失惨重。

而柳生xiǎo次郎虽然躲闪即使,但是那刀芒却是有一股吸力,将他的身形顿时定了一定。

随即,那柄大刀闪电般的靠近,若不是柳生xiǎo次郎拼命躲了过去,只怕要被那一刀撕成两半了。

可是柳生xiǎo次郎也不好受,左肋直到右肩,偌大的一道大口子,血肉翻飞,里面鲜血直流,深可见骨。

柳生xiǎo次郎也是心有余悸,其他人一看柳生xiǎo次郎大人受伤,纷纷护了上去。

柳生xiǎo次郎也是对于夏侯彰十分忌惮,却是加紧向身上涂药。

“哼,胆xiǎo鼠辈,竟敢妄想偷袭我夏侯彰!

来人,给我上!”

夏侯彰顿时大吼一声,先发制人的攻击。

“八嘎,给我上!”

柳生xiǎo次郎顿时大吼一声,

“xiǎo心他们的暗器有毒!”

夏侯彰见到柳生xiǎo次郎如此生猛,还可以战斗,夏侯彰不由得心中发苦。

他可以不怕暗器,但是其他人不行。

这一仗,就算赢了,夏侯家只怕也是损失惨重,而看柳生xiǎo次郎的样子,今天只怕是誓死要将自己留在这儿。

夏侯彰顿时有些急了,直接迎上去,和柳生xiǎo次郎斗了起来。

而夏侯彰却是在第一时间捏碎了一个玉简,夏侯宇龙曾经説过,若是夏侯家有什么变故,立马捏碎玉简让他得知。

贵州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
都江堰妇幼保健院
长春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海口白癜风治疗费用
苏州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