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115名務工人員北京討債記87人蝸居地下

2019-12-07 02:23: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15名务工人员北京讨债记:87人“蜗居”地下通道

资料图片:地下通道两侧皆为讨薪农民工的被褥,晚上他们也在这里过夜 见习 康佳 摄(转自:中国青年)

资料图片:见有人来询问情况,一群农民工聚了过去 见习 康佳 摄(转自:中国青年)

2014年12月31日下午,在北京市通州区金榆路七天酒店旁的一所小平房里,115名务工人员从张老板处领到了他们半年的工钱共计230万元冻得两颊通红的工友们紧攥着到手的红票子,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这一刻,我们等了89天

终于有钱买票回家了!不枉我等了89天老家在安徽蚌埠的刘绍文摇着手中的一万八千元,高兴地说他马上开始忙着订票,想尽早见到老婆孩子

其余的工友排着长队,一个接一个地拿钱、数钱、签字、画押,跟家里人通话,或是查火车时刻表,或是打包行李,忙得不亦乐乎,与八十多天以来的四处辗转、漫长等待的状态形成鲜明对比

刘绍文告诉,他们3月初至9月底在朝阳区一个建筑工程队做工,总共115人,来自甘肃、河北、河南、安徽、山东、湖南等地,多是老乡介绍来到北京打工的他们主要从事两个工种,一种叫大工,做些抹灰、砌墙的活计,每天可拿到一百七八十元;另一种叫小工,做些推车、搬砖一类的活计,每天工钱基本在一百四五十左右半年的工程做完,该结工钱的时候,却被告知盖的是违规建筑,原本天天照面、招呼他们做工的包工头也不见踪影,一直无法接通115名工友除了对他的名字和长相略有印象之外,对公司名称、家庭住址等其余信息一概不知,更不知从何找起

整个10月、11月我们都在等待,可一直没有包工头的下落我们一百多号人只好找到朝阳区,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解决不了,建议我们打官司,可我们连吃饭的钱也没有工友孙志兵说

87人曾蜗居地下通道

10月初,建筑工地的宿舍也因停工被关门,115人被赶了出来刘绍文和他的工友们带着他们仅有的行李一身衣服、一床被褥、一个装有欠条、身份证、充电器、家人照片的塑料袋,走上了长达89天的讨债路

12月22日,近100名农民工因没钱回家、没钱住宿而露宿街头、花坛等公共场所,三天后因有损市容浑身发臭被附近的执法人员驱赶到距朝阳门450米的一处地下通道

从27日上午10时起全程记录他们一昼夜的生活除去因病回家的少数,其余87名农民工住在一起,有85个男人,2个女人为了晚间取暖,他们的被褥彼此紧挨,其中仍不乏受寒感冒的病患

当天晚上8时25分,几名二十多岁的务工者结伴走出地下通道,在通道不远处的肯德基门口拨通了家人的湖北的小王告诉,地下通道里没有信号,接不到家人的

晚10时38分,他们三五成群聊着天当问道在那里洗澡时,他们说已有二十多天没有漱口了

夜里11时,他们不除衣物钻进被窝,有的枕着报纸睡,有的蒙上脸便沉沉睡去一对靠西边的夫妻相互依偎,睡前男人脱下帽子给女人戴上

凌晨1时许,他们睡去,地下通道内只剩下过堂风声、沉睡的鼾声

我们不懂法,只想拿了钱快点回家过年

在外露宿的几十天内,部分饮食、被褥甚至衣服,都由居住在周边的好心人提供由于失去了收入来源,多数务工人员无法回家甚至无法联系家人

出来一年了,没有钱怎么回家直到现在我都是瞒着家人,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们睡地道、没吃没喝,拿不到工钱一名年仅18岁的打工男孩告诉

多数务工人员肩负着养家糊口的,在外打工一年,年底回家还要给家人一个交代

还建着房子的时候我就想,累点就累点吧,赚的3万块工钱可以拿回家过个好年了置办年货,买些鱼肉啥的腌起来;给两岁的孙女买个新衣裳、小玩具,还有她喜欢喝的优酸乳;给家里换个煤气灶,以后就省得老伴再烧柴火了提到家人,50岁的庞忠林流下眼泪,拿不到钱,没办法向家里交代

12月28日凌晨,或许是得知追踪此事,87名蜗居地道的务工人员在建筑队几个负责人的劝说下全体搬离了地下通道孙志兵告诉,我们同意搬走是因为他们承诺12月31日给我们工钱其中50人暂住在草房附近的一所平房内,继续等待

直到31日下午,让工友们苦等了89天的工钱终于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发到手中,因病回家工友的工钱也由其他人代领

在寒冷漫长的89天内,由于缺乏法律常识,115名务工人员可以做的只有等待

我们不懂法,也不知道应该签合同,老乡介绍我们来打工,我们就来了,以前都是这样,工程做完了就给钱刘绍文说

由于缺乏意识,115名务工人员无法提供建筑队包工头的真实姓名、单位、地址、身份证号等信息,拨打过法律援助,也没有结果

在被问到有了这次教训,以后务工时有没有签合同的打算和要求时,多数务工者依然表示我们不想这些,只想拿了钱快点回家过年

生物谷
勃起功能障碍的病因有哪些
生物谷
大面积脑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