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徐静蕾王朔舒淇脑残粉与黄立行不婚不生

2019-11-09 18:2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徐静蕾:王朔舒淇脑残粉 与黄立行不婚不生

七夕节当天,正在布拉格拍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的导演徐静蕾发了一条微博:五年没红过脸更没吵过架,也算是不得了了吧。对的人,就是让你变得更好的人。同天,汪峰[微博]在鸟巢演唱会上并没有如传闻所说向章子怡[微博]“求婚”,而是再度发表爱的宣言:我是对的,我的爱是对的。非常巧,他们都爱对了人。只是在七夕这一天,含蓄程度各有不同。虽然媒体报道中徐静蕾的“真命天子”早就锁定目标,是台湾歌手、演员黄立行,但老徐坚持不提他的名字,从不交代任何细节。在七夕节之后接受专访时,徐静蕾迎头面对“逼婚”甚至“逼生孩子”——她也习惯了,自认“怪胎”。  在与男友黄立行合作《亲密敌人》三年后,她拉来吴亦凡、王丽坤[微博]、张超、热扎依两对鲜嫩男女拍摄高大上爱情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编剧王朔,摄影李屏宾。事实上,电影本身就是徐静蕾在情感关系中的状态。只有一个徐静蕾男人们不知道,黄立行可能知道的也只一大半,因为徐静蕾说从来不需要在情感关系里获得全部的安全感,她一个人,够用。  谁的脑残粉?王朔舒淇[微博]!  在布拉格片场媒体群访环节中,有问徐静蕾会不会成为“吴亦凡”的脑残粉。徐静蕾虽然用“干净”、“无死角”、“天生明星气质”来形容自己电影的男一号,但很抱歉,她就是没有成为吴亦凡的粉丝,并且很自然地使用了导演的权力,为初次触电大银幕的“小鲜肉”安排了密集的训练课程,从念诗歌绕口令到弹钢琴大提琴,甚至嫌对方有点胖,不让他吃东西,连老师都心疼起来,对导演说:“一个人怎么这么短时间能学那么多东西呢。”一度被传出来的绯闻关系,看来的确不靠谱,徐静蕾称为韩国媒体送来的“国际笑话”。  黄立行是对的人,让对方更好的人,但依然不能达到偶像的地步。徐静蕾自始至终只承认自己是两个人的脑残粉,一个是该片编剧王朔,还有就是生日同一天的台湾演员舒淇。  徐静蕾公开在微博上说:这一辈子都没当过谁的脑残粉,那得自大成什么样,我就是我家编剧的超级脑残粉,so what?!  在《亲密敌人》之后的三年里,徐静蕾虽然基本上处在到处吃喝玩乐,待着的状态,但其实一直希望能够跟王朔继《梦想照进现实》之后再合作一次。徐静蕾说,她自己导演的每一部电影其实都没有想过给谁一个交代,但的确都是当时人生某一个状态的写照。《梦想》里面关于女演员的焦虑就是当时她的焦虑,在此之后就决定彻底转型。据新浪娱乐了解,《有一个地方》之前,徐静蕾和王朔碰过好几个创意,一个是关于“三里屯”的主题,三里屯就是老徐成长的地方,想过展现这个地方的变迁;还有一个是关于科幻题材的,就是若干年后的未来,“结婚”反而成了社会的异类行为,一对男女决定结婚引起全社会哗然,有一个老者说好像很多年前的确有“结婚”这么个事。最终,徐静蕾还是选择了爱情题材,就是要拍一部纯粹的爱情电影,演员的气质必须是干净的,扑面而来就是青春荷尔蒙的感觉。  为何做舒淇的脑残粉?徐静蕾就说,就是因为觉得她好看,“是我的女神”。  耐性最差 必须假装  作家大仙写过一篇文章说徐静蕾就是北京大妞的代表,喝酒习惯直给,绝不含糊,而直接也的确是徐静蕾的个性。虽然做了好几部电影的导演,但她还是承认自己的耐性非常差。“是因为我性格本身、属虎的、白羊座,耐心对我来说是从外星来的,都不知道什么叫耐心,我只有什么都不管的时候我才有耐心。”相对于上次《亲密敌人》跨国拍摄的缺乏经验和状态百出,《有一个地方》遇到捷克当地相对专业靠谱的制片部门已经顺畅很多。但是徐静蕾还是会焦躁,四个主演都是新人,很不习惯电影的拍摄,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他们完成表演,同时每天睁开眼睛剧组就有一百来件事情等着她去决定。“我是最没有耐性的,但也必须装得很有耐性,时间长了我自己都真信了,每天都是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微笑着走到人群中去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徐静蕾说,“我觉得只要一开始工作,我就跟神经病一样。”  迄今人生困惑仅一次 不需要婚姻给保障  导演李安曾经说近几年他拍的电影,都有自己的思考在里面,是自己对人生某一阶段有些困惑的解答。问徐静蕾有无类似感觉。她就说:“我自大的认为,我现在没有什么人生的困惑。”她说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对具体事情的困惑,印象中只有一次。就是在奶奶去世后,心里特别难受,立刻离开北京去纽约待了三个多月。“那个时候的感觉我其实也放进了这次电影《有一个地方》女主角身上,就是特别想离开这里所有的人或者事,一分钟都不想多待。说实话,那段时间自己亲弟弟的婚礼都没有参加,人家一辈子就结婚这一次。那个时候望着窗外脑子里都是关于人生的大词。”徐静蕾对现在状态的描述就是,我觉得自己就生活在梦想中,觉得还挺好的。  继高圆圆[微博]、周迅等女神宣布婚讯之后,徐静蕾难免又被放在“比较”的话题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她说:“婚姻过去说是一个保障,我不需要保障,我也不需要安全感,我自己挺有安全感的,然后我也不觉得一定要有一个什么形式就怎么样,有这种想法,我越来越觉得我开始受歧视了,因为我每次这么说,人家都说我要不然是我有病,要不然就没人跟我好,所以才这么说。”但事实上,徐静蕾认为自己的状态很圆满,至于生小孩,她现在的确没有什么感觉,还负不起这个。  (钱德勒/文)

秦汉三国
旅游趣闻
互联网
分享到: